来自圣马力诺和安道尔的两位年轻政治家讲讲如何治小国如烹大鲜,还有他们在保守政治气氛中的 “无法改变” 的纠结。

世界上有太多好玩的经历,也许永远也无法穷尽。于是我们找到了比你或是你的任何朋友都要更牛逼的玩家,让他们说说自己的玩法。

看完后,你可以关闭页面回到生活,也可以尝试像他们一样,给自己的生活找点乐子。当然,如果你的玩法比他们还要牛逼,欢迎告诉我们:tougao@yishiyise.com

生活在袖珍国家,你最常听到的一个问题是: “你父母是谁?” 不管是报名上学,还是加入社区足球队,还是新工作入职,你都能听到这个问题,因为在一个咪咪小的国家,每个人都是熟人。

和其他国家一样,袖珍国家也有自己的法院、国旗、国歌,医疗系统和政府机关。但是袖珍国家和其他主权国家最大的区别,在于它们的人口通常只相当于一个中型小镇。

1567344069232087.jpg圣马力诺 图片来源:Wikimedia Commons

我来自圣马力诺,这是一个人口还不到三万的国家,在意大利里面,所以我很清楚生活在一个袖珍国家是什么感觉。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这样的国家光是存在就已经是一件奇闻,好像这是历史的一个 bug。不过,我还是很想知道领导这样一个特殊的国家是什么感觉,尤其是对于那些年轻的政治家而言。所以我特意采访了两位年轻的政治领袖,一位来自我自己的国家,另一位来自总是跟我们相提并论的、人口不到八万的安道尔公国。

2018年4月,时年27岁的马特奥·奇亚茨(Matteo Ciacci)成为全世界最年轻的国家首脑,也让圣马力诺因此登上国际新闻头条。按照圣马力诺传统,他和另一位同事一起当了六个月的联合执政官。执政官的功能主要是仪式性的,他们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上的行政权。相比之下,来自安道尔(与西班牙和法国接壤)的罗杰·帕德雷尼(Roger Padreny)则没有受到那么多的关注,但是这位25岁的年轻人可能是这个袖珍国家政坛中最活跃的年轻身影。

1567343135216891.jpeg圣马力诺 摄影:帕乌·雷拉(Pau Riera)

马特奥所在的政党叫 “10号公民运动”(Civico 10),该组织成立于2012年,并在2016年的竞选联盟大选中获胜,成为执政党之一。马特奥学的是法律,但现在他是一名全职政治家。罗杰目前是安道尔总委员会(议会)的社会民主党议员,也是社会民主党行政领导层的成员之一。鉴于安道尔社会民主党的影响力比10号公民运动大得多,所以罗杰这个职位才是一个实质意义上的要职。罗杰同时也是安道尔青年论坛(Fórum de la Juventud Andorrana)的创始人兼主席,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及欧洲委员会等国际性机构组织的大会中,罗杰也常常作为自己国家的代表出席活动。

我想了解的第一件事情是,他们是如何年纪轻轻就获得了这样的要职。“安道尔的政治情况和巴塞罗那这样的大城市不一样,” 罗杰说,“大部分人在18岁到30岁之间都会出国留学,回国后,他们才开始把注意力放在组建家庭和开创事业上,可以说他们人生最辉煌的时间都是在国外度过的。”

罗杰说他们面临的一大挑战,就是 “鼓励年轻人参与政治活动,因为在安道尔没有任何争取权利的青年运动。在上一次大选中,半数30岁以下的选民都没有参与投票。”

他这一代人对于政治的反感,和他自己努力的天性,就是他与众不同的原因。“在我八岁那年,我就去抗议建立垃圾焚烧站,” 罗杰告诉我,“我喜欢参与这样的活动。只要有了第一次,就一发不可收拾。另外,我妈也积极参与到本地的政治活动之中,所以我在家里也受到耳濡目染。”

在圣马力诺,“年轻人对政治活动更感兴趣。” 马特奥说,他本人也是从十几岁就开始参与政治活动。“在全球经济危机爆发后,这种兴趣愈加浓厚,加上几年前不少本地政客被捕,从而引发了一场政治危机。” 2011年,圣马力诺的大批政客遭到指控,罪名包括参与组织犯罪和洗钱活动 —— 在过去,圣马力诺本身就是一个以银行和金融机构闻名的国家。

1567344088845901.jpg安道尔 图片来源:Wikimedia Commons

和包括安道尔在内的多个袖珍国家一样,圣马力诺也是一个境外天堂。投票交易在这里很普遍,也被允许,尤其是在八十和九十年代。

2011年的政治丑闻导致大批政客落网,同时也引发了一系列的政治革命:10号公民运动一类的组织相继成立,传统的党派也开始努力寻求新鲜血液,力图向公众证明以前的违法乱纪者已经被清除出党。在2016年大选后成立的国会中,60个席位中有将近三分之一的议员都是新人。

罗杰也承认在袖珍国家从政会有很多麻烦。“有时候如果你和某个党派有牵连,可能会对你找工作造成影响,也会对你的家人造成影响。”

马特奥和罗杰会不会觉得自己的国家太保守呢? “我知道安道尔是一个缺乏人权的地方,” 罗杰说,“比如教会的影响在这里很大,法律认为堕胎违法,我们也无力改变。我们有两个象征性的领袖,一个是法国总统,一个是西班牙周边区域的主教,而且这位主教还给我们施压,说要是我们把堕胎合法化,他就退位。”

 1567343617973174.jpeg圣马力诺的马特奥·奇亚茨(Matteo Ciacci)摄影:帕乌·雷拉(Pau Riera)

在马特奥看来,圣马力诺的情况和安道尔非常相像:“天主教党派在我们国家执政好几十年,他们不愿意做出改变。这个国家受宗教影响很大,毕竟我们国家就是用圣徒圣马力诺的名字命名。倒不是说教会在我们这边扮演政府机关的角色,只是这里的人对这些问题都很敏感。”

这个国家在一些地方一直因循守旧,改革阻力重重。“2018年11月,圣马力诺通过了一项民事结合法,承认同性婚姻合法。但是在堕胎这一块,马特奥表示,“我们有一项反对堕胎的法律,我们必须对它进行修改,但是这绝非易事,主要原因在于保守党派实力强大,而且这与我们的传统文化相悖。”

这种保守气氛是根深蒂固的。“如果你不是圣马力诺公民的子女,你就很难成为圣马力诺人。” 马特奥指出,“你必须在这里长期生活满25年,或者和本地居民结婚满15年。” 安道尔不允许双重国籍,“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 罗杰说,“因为要是承认双重国籍,投票的人就变多了。不承认双重国籍是一种维持平衡,保持保守派优势的方法。”

“我们国家的保守,还体现在很多民众对安道尔与欧盟关系的恐惧(圣马力诺和安道尔都没加入欧盟,但是正在商讨签订联合协定),因为加入欧盟的话我们就会失去主权和特色。” 罗杰告诉我。

1567344209677625.jpeg来自袖珍国家安道尔的罗杰·帕德雷尼·卡莫纳(Roger Padreny Carmona)。摄影:帕乌·雷拉(Pau Riera)

另一方面,罗杰和马特奥都认为和大城市比起来,在袖珍国家从政,你和地方机构的关系会更加紧密,作为政治家,你能造成更加迅速和直接的影响。这就鼓励他们多干实事,比如发起联合签名请愿,要求开设相关场所供学生学习 —— 在马特奥成为全职政治家之前,这也是他最大的一项成就。

选民也是如此,因为在袖珍国家,选民和竞选人之间并没有太多隔阂。罗杰很珍惜自己祖国的这种紧密感。“我在巴塞罗那读书,但是经常会在周末回家。在这里,我的声音可以被更多人听到,我也能改变这个社会,参与到制定法律、或者加入某个委员会一类的活动中。但是在大城市的情况很不一样,你很难有这样的机会。”

作为一个在海外生活多年的人,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,在圣马力诺生活确实有很多益处。在袖珍国家,你更容易接触到重要人物,从就业到医疗,你有问题都可以向他们寻求帮助。这会让你感觉自己像是某个高级俱乐部的成员。不过,虽然这是一个小型俱乐部,但你还是要反反复复回答同样一个问题:“你的父母是谁。”

极速时时彩计划“上次碰到这个问题是在上一周。” 罗杰回忆说,“对我来说这倒没什么,尤其是正式会面或者工作当中。但与此同时,我也觉得这是一种过时的思维和行为方式。好像人们对你的评价都是基于你的过去和你的家庭,至于你是什么人,做过什么事,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。”

Translated by: 英语老师陈建国

编辑: 胡琛浩(Arvin Hu)

© 异视异色(北京)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,违者必究。